用户名: 密 码: 保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脱发预防 >> 内容

静水花开——雨中,结织三月的梦

时间:2009/5/12 16:17:01 点击:1911

  核心提示:这场雨等待得太久了,以至于它来的时候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习惯了这个小城里春天的谎言,对它也不抱有太大的希望。虽然几日前温度骤升至21度,我也是,不惊不喜。因为我知道,这个淘气的孩子是玩捉迷藏的高手。每天,阳光总是比较懒地爬上窗台,长风却执着。刮起泥沙,让你丝毫感觉不到春天的美好。所以当晨起窗外那片灰蒙...
    这场雨等待得太久了,以至于它来的时候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习惯了这个小城里春天的谎言,对它也不抱有太大的希望。虽然几日前温度骤升至21度,我也是,不惊不喜。因为我知道,这个淘气的孩子是玩捉迷藏的高手。每天,阳光总是比较懒地爬上窗台,长风却执着。刮起泥沙,让你丝毫感觉不到春天的美好。所以当晨起窗外那片灰蒙堆积而来时,并没有引起我注意。我以为今天的阳光又迟到了,或许也是和我们一起过周末,睡够了自然又是阳光明媚了。事实,这个周末我的想当然不成立了。
    
    太阳始终没有升起来,我的房间里依旧暗淡得没光。老公一早就出去会麻友了,君君和妹妹约好了去乡下看姥姥,家里只有我和小云。我本来是打算骑摩托车载着小家伙一路寻着春天的痕迹去岛上看爸爸的。路程虽然遥远,我想收获肯定不少。正在准备行囊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女儿银铃般的声音进入耳鼓:“妈妈,你哪儿也别去了,外面好冷的,而且马上就要下雨了,千万别出远门了。”我有点不太相信,放下电话打开窗户。哦,的确,今天的太阳被云彩给藏起来了,已经迟到了两个小时,看来真的是再难出来了。这个上午的云凌乱地堆积在天边,我不晓得哪朵云里藏着春天的雨。
    
    知道真的下雨了是因为窗外的滴答声,不紧不慢,感觉有些绵软无力。我窝在床上懒得起身,目测看不出有雨丝,想来只是滴答吧。我不记得多久没听到雨声了,这个春天分外干燥。而更另我担忧的是,因为缺雨,乡下的土地无法耕种,母亲叹息过几声:“真是春雨贵如油啊。”年少时的影象太顽固了,已至于春天对我来说就是盼着一场春雨,便于耕种。
    
    午后,雨大了,我站在窗边,看雨水弥漫的世界。潮湿的空气迎面而来,雨丝冰冷地打在我伸出的掌心里。丁香发芽了,枝干粗壮,枝桠繁多,只是每年的花朵极少了。想想多日后,不知道能打上几多丁香结,结下几多惆怅?一种冲动在瞬间溢满了心房,迅速地向门厅走去,穿上鞋,我说:“我要出去一会,你们各自先忙。”然后我将自己抛在了三月的雨中。
    
    如果说江南三月的雨是属于缠绵的,那么,沿海小城的春雨是带着如刀般冰冷的。地域的差别让我无法体会三月春雨的柔情,反倒是一种透彻心骨的痛。江南的春雨如烟,如雾般氤氲,湿气蔓延,不然就是雾锁深巷,烟绕重楼。此刻,我断然体会不到的。在雨中,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将双手插在了大衣兜里,兀自行走。
    
    大街上行人寥寥,适逢周末,这样的天气适合睡眠,或依窗听雨。或许没几个人如我这般的痴狂,居然行走在雨里。雨大时,我撑一把红色的伞,不急不徐,听雨打伞面,滴答,滴答的声音。雨小时,放下伞,仰起脸,凉凉的雨珠就滚落在面颊上,然后下滑,我的脸上就流下了春雨的痕迹,如一道泪痕,轻浅却可见。
    
    不管如何,春天是美好的,春雨带着诗意,亲吻着久别的大地。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可否寻到开花的生命?默默地前行,没有目标,只是想淋一场雨。城市的马路太硬,以至于没有春雨栖身的地方,也留不下我的足迹,自然也不会见到小草偷偷探视的羞涩的目光。却只见雨水顺着马路任意横流,终究要去到哪里,连雨都无法把握。此刻不见万物生长的迹象,感觉到的只有雨的冰凉,以及通至全身脉络的冰冷。于是,两脚顺从思想,我拐进了巷口,即便城市再繁华,也有属于记忆的深巷。虽不是青石铺就,却泛着幽幽的光。大凡为巷,都会比城市的繁华要沧桑些,年代要久远些。这里的民居我还是第一次这么亲近,青瓦,石墙,在雨水的滋润下,显示出厚重的底色。院内凌乱,几株迎春花却热闹地开放着。
    
    此时,雨有些大了,我不得不撑起伞。滴答,滴答,春雨又在伞外和我对话。当然即便如此,我也是描绘不出,感知不到《雨巷》里的那缕彷徨与幽怨,那么为说新词强说愁就难免做作了。又如,这小城里的雨是断然不能如雾,如烟地笼罩,蔓延,乃至在雨雾中走来一个结着愁怨的女郎。这样冰冷的雨里,无论如何也是不允许你去愁,去怨的。路过身边的大多是匆忙的身影,紧皱着眉头,努力赶路的居民。哪儿还能迈着细碎的脚步,去愁怨?纵然有彷徨在这样的雨里也是会清醒的。如此说,我又在寻什么呢?
    
    哦,我或许就是在寻找那些被春雨滋润的生命和那个冬天曾经种植的梦吧。一场春雨,几花开,几枝柳绿?在雨中,依然需要仔细才会发现生命的痕迹。泥土里悄悄探出头的小生命;墙头上时不时爬出谁家的迎春花。花小,色娇,却开得这般热闹。难说是她点缀了春天还是春天成就了花的妩媚?不管,我只顾占花笑,我单做雨中人。这条巷子究竟通到哪儿我不晓得,如不是死胡同,我想还是会出去的,不然我就分岔。
    
    雨还在下,风里凉意更浓。我因为走路而多了几分热气,反倒放开了抱着紧的肩膀,也伸了伸腰,春雨里,我似乎也要长高。凉爽的风中,吐出浊气,那些一直纠结的郁结也似打开。
    
    春雨继续潇潇地下着,路边树木干枯的枝条真就着了几点绿意,多了几分活力,苏醒在这个结着太多谎言的春天里。雨水将整个树梢,枝桠,沐浴过后,变成了一串串水灵灵的音符,弹凑了春天的和旋,而轻声吟唱的就该是春姑娘甜润的歌喉。
    
    春雨潇潇地下着,它正轻轻地唤醒大地,雨虽细碎,却有着无限的渗透力。它唤醒了继续沉睡的生灵;轻轻地吻开了花朵;柔柔地浇灌树根。春雨不急不徐,洗去了冬日的烙印,让风带走泥土的寒冷,留下春的温情。滴答,滴答,伞下孤独的我,倾听雨世界里生命复苏的交响曲。
    
    剪断几缕春雨的线,裁破冬天寒冷的眷恋,把阳光絮在树干上,让风穿针引线,缝织一件春的衣衫,装点一个绚烂的世界。待到山花烂漫时,再去追逐三月的阳光,三月的风,呼唤下场雨的缠绵……
    
    走着,走着,我看到了巷子的尽头那条宽广的马路。哦,原来此巷通至此?对面一条河,那是小城的象征,河边两排垂柳,如帘一般垂挂在河的沿。河的上沿,一座古老的城门,经久屹立。如河是女子,柳便是霓裳,城墙便是经历沧桑的时光老人。这一切,都似在雨中结织纠缠着一个故事,我说不好故事的内容,或许讲述的是久远和现在?却藏着一种感召力,把我吸引到这场午后的春雨里。只是可惜了,我只身而出,并没有携带相机,不然这雨里的“老人”和“女子”以及她那身美丽的霓裳我定是要带回来的。
    
    独自一人,弃了伞,站在雨中。看河边绿意蔓延,望城门,触摸班驳的墙,与戚继光故里对视。我,离开了温室,狂饮三月的琼浆,绿液。把内心那一帘幽梦深深的埋在了土壤里,梦能否发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三月的温床上,是会让人产生幻想,哪怕梦也可以做得久些,花哨一点的。
    
    我不记得是谁说的,春天来了,连石头都在生长。那么如今我说,阳春三月,更宜织梦,可否?不要说我痴,不要笑我傻。三月晕染了风,雨丝温软了大地,梦便生了根,吐了牙。是谁的短笛吹醒了三月的迷雾,是谁的素手在雨中绾住了风?何时河床着梦去远方?何日绿柳成荫做温房?三月的雨,竟然也柔了被海历练为粗旷的天空。风里的那把刀削了锐气,多了轻柔,这雨怎么就不舍得走?那些岁月里吟唱的歌开始曼妙而至,相约花开的季节,圆一个梦。我独自一个人,站在三月的雨中,任思绪飞扬,在三弦琴上一遍又一遍弹唱《雨的印记》。
    
    小城里的雨虽不如雾,如烟,却也轻柔,滴答,滴答,怎么都不想离开。我在雨中漫步,时间缓缓,雨还在,便寻一温室,静下,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题外:是夜见到女友,却不想,我在此岸漫步梦游,她已携另一女友在戚继光故里捕风捉影,拢雨为衣,寻一条古巷的清幽。照片也是自她处得来。是为感谢。
    
    图片:
    三月的雨里,允许我放置这一帘幽梦。
    玉兰雨中更芬芳。
    晶莹的雨珠儿弹奏的是春天的弦。
    雨中模糊的是谁的影?
    (以上图片来自女随风的空间。当然那影子就是天舒的背影了)
    连接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9650010100cav9.html

作者:花开的痕迹   来源:红袖添香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女性健康|健康知识|两性健康|心理健康--清风健康网(www.yituofa.com) © 200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站长QQ: 鄂ICP备0810086号